十堰幼儿保健院

"湖北十堰市妇幼保健院是一家致力于为妇女幼儿提供方便、快捷、有效的专家、教授级医疗服务"

——十堰市妇幼保健院

当前位置主页 > 医院新闻 >

千里回程,只为奔赴战“疫”一线——十堰市妇幼保健院护士邱碧莹的战“疫”故事

 2020年1月24日,我身处内蒙。因为,我恋爱了!这是我第一次,从十堰不远千里来到内蒙男朋友的家,是见面,也是团聚。
 
这一天,正是大年三十,市妇幼保健院妇科微信群里滴声不断,全是焦急回城上班的消息。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严重,十堰即将封城。好多同事,丢下团年饭,连夜从乡村、从城镇,从外地往十堰城区急赶,只为不被封在城外,只为如期奔赴排班表里的那一班岗! 
 
我坐不住了!要知道,我有一种英雄主义的情怀,上大学时,就盼望有一天能成为一名战地护士。妈妈常笑我,说“邱碧莹看电视剧看多了,剧里战地护士的片段让她“中毒”太深”。我知道,那并不是什么“毒”,是战地护士无畏奉献的精神点燃了我人性中的“美”。我不想自己的青春碌碌无为,白白浪费。我渴望能做点特别的事,做点有特殊意义的事,让我的青春有一抹亮丽的色彩。
 

我向男朋友提出,我要报名去抗“疫”一线参战!他看着我,好一会才说:“你想去,我就支持你!”,说去就去,我们连忙启程踏上了回十堰的路……
 
从内蒙回十堰要经过北京站转车,大年初一凌晨5点,我在北京站下车了。此时,回十堰的动车因为疫情的原因已经停运,改签的火车票要到下午才能进站,想找个落脚地休息一下。可附近酒店、宾馆一看身份证是湖北人,就拒绝入住。毕竟2003年的那场非典,给北京留下的伤痛记忆尤深。此时的拒绝,是警惕,也是保护吧。
 
此时的北京大街,依然寒风凛冽。我们只能暂时寄存行李,寻求温暖的地方避寒。心理有些气愤,有些憋屈。好在男朋友一直陪伴。建议去北京天安门散散心,这倒是好主意,没有地铁,也不必麻烦司机,我们走路去。
 
北京的天安门,从前只能在我的电视机上。今天,我竟然在天安门的怀抱里。一个警察得知我是来自湖北要赶回去参加抗疫战斗的护士,很真诚地说了句“你辛苦了!”这一刻,心中所有的不快都不见了,像弥散在头顶灰暗的云雾,被太阳的晨光一照,顷刻烟消云散,只有干净广阔的天空,好蓝,好美。
 
旅途中,我通过微信留言,给我的爸爸妈妈报告我要回去参加抗疫战斗。爸爸只回了一句话“我就只有你一个姑娘!”妈妈纠结半天,对话框闪烁不停,那是写了又改,改了又写的状态,好半天,终于发来一句“你想去就去!”我懂他们的心情,他们有担心,也有无奈。他们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女儿去战疫一线的脚步,只好任由我去。
 
果真是疫情严峻,从北京回来,在十堰站下车一共只有六人。此时的十堰交通停运,但无论怎样也阻止不了我要上战疫一线的脚步。办法总比困难多。我和男朋友找来共享单车,把围巾变麻绳,一头系在单车后座,一头系住行李箱。男朋友在前方开路,我在后面断后,一路上边骑边唱 “骑上我心爱的铁毛驴,它永远不堵车……”。口罩下,我一脸快乐,我离我的战地越来越近了。
 
在等待申请批准的日子里,我考虑到我毕竟是妇科护士,担心在战疫一线要用到的护理操作不够熟练,我找来护理操作教学视频,把可能用到的操作,全部温习演练一遍。男朋友一直陪着我,有时候还当我的模拟病人,帮我提高操作技术。
 

2月2日,我终于被批准进入第二救治医院隔离病区。在这里,我很累但不觉得苦。
 
虽然防护服让我像个大狗熊一样笨拙,呼吸像在玉龙雪山上缺氧,视线像400度的近视眼有点模模糊糊。但是我有满满的踏实感。甚至是成就感。
 
我们曾经两天就把病区40张床收满。头几天,几乎每位患者都在发烧,一整夜都在给他们量体温,病房到处是此起彼伏的咳嗽声,因为有我们的治疗护理,现在大多数病人体温正常,一些病人开始给我们唱美声,跳广场舞,听我们的话努力吃饭,还会开心地告诉我们明天就可以出院了!病人脸上那种重新获得健康的喜悦,是对我最高级别的奖励!
 
这里虽说没有战火的硝烟味,没有震耳欲聋的枪炮声,但是,我手中的注射器,我推着的治疗车,我接上的呼吸机,就是我战斗的武器。我的病人也是我负伤的战友,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冠状病毒,是死神!我能在这场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战斗,何其幸运!我所有的累,所有的付出,都那么有意义。我骄傲,为我自己,也为我的那些康复出院的病人们感到骄傲! 
今天,我在隔离病区工作已有29天了。每天下班,我乘坐专车回宿舍的途中都能路过我的家。但是,因为我们是隔离病区的医护人员,需要执行严格的隔离观察,工作期间都不能回自己的家。我每天都看疫情数据,十堰的新增病例数已经连续多日为零,我们病区也有越来越多的病人康复出院了。我想我们的战斗,已经胜利在望了。
 
待疫情消退,我就可以回家,家里有妈妈做的红烧肉,虽然黑乎乎的,但那是妈妈的味道。家里会跟爸爸拌嘴,拌个嘴也是甜蜜的。家里还有我从内蒙古背回来爷爷爱吃的咸菜,我好怕被我搁置久了,爷爷没尝到它最初的鲜美。还有我的男朋友,也在等我这个“战地护士”安全回来。
 
经历这一场疫情,我突然明白,我千里回程,奔赴一线,最终不过是为了所有普通人的幸福追求,那就是----有一个温暖的家,家中有自己爱的人,一起三餐,四季,度过每一个平常的日子。而这幸福就快要给我们还回来了。